首页 文案列表 纪录片解说词 人物纪录片 纪录片《老兵故事》解说词文案 72

纪录片《老兵故事》解说词文案 72

文案配音员:从瑞
人物纪录片 545 分享

【解说】第一眼见到郭德福是在850农场大街上,他走路步履平稳、笑容满面、说话底气很足,真的让我们难以相信他是一位103岁高龄的老人。我们跟随着线索提供人来到了郭德福的家,这次为我们提供老兵线索的人叫徐林诚,他是八五〇农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及八五〇农场老干部党支部委员。我们开始用镜头记录郭德福的平生,相信他那段当兵岁月很是值得我们倾听。


【同期声】老兵郭德福:“(您是哪里生人)山东省乳山人,(您今年多大岁数了)103岁,(您是哪年当的兵)1947年当兵。在老家是集体参军的,1947年六月份集体参军的。一个新兵连到新四军,新四军说领你们去。(当兵的时候多大)32岁,也不,是33岁了,我也记不住了。那不保家卫国吗那时是,土改以后,刚土改,保家卫国参军,挑,把我挑选去了。(您当兵的时候已经结婚了吗)早结婚了,孩子都有了。(那你没当兵的时候在家是种地还是干啥啊)种地,老百姓。”


图片

图片

图片郭德福




【解说】郭德福老人接下来对自己在济南警备司令部从事的工作。

【同期声】老兵郭德福:“在部队啊,以后到了新兵连,挑,把我留那当通信员了。通信员以后,1947年、1948年解放济南,我们就上济南去了,上济南警备司令部。(当时你们为什么去的济南) 不知道,管跟着部队走,领着就跟着走。那时国民党就要进攻胶东,全部兵都交到作战部队了,就把我给留下了,可能因为我岁数大了,没把我往出交,把我留下当通信员了。就剩几个人,还有营部几个人,还有一个也是个通信员。我们也不知道去打仗还是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到那战争都结束了,那武装部队就往外开,呜呜就走了。我们部队进济南,进济南那一看那东门都是死尸啊,国民党的。十来米一个,十来米一个,一直到上铺。估计我们牺牲的都没有,都是国民党的。雇人往外抬,汽车拉死尸。十斤小米,国家花十斤小米雇人,咱们听说咱们没看见,十斤小米雇两个人抬死尸,往外抬;有的汽车往上装,弄好几天,街上才弄干净,死尸才没有了。那时我们到哪呢,我们在东门进去的到上铺,在上铺一个大面粉厂里住下了。在面粉厂住了几天以后就成立汽车队,我们几个人也跟着进。(部队番号知道吗)济南警备司令部汽车队。我那咱在汽车队还不是干部,在那买个零件什么的。以后就1951年,1951年改了,司令部就搬出去了,后期我去运输连了,我那时候当官了,小官,当排长,运输连的二排排长。(你当排长的时候你们那是什么排啊)运输连。运输连就是后勤处的运输连。”


图片

图片


图片

采访时合影(左  肖毅)(右  徐林诚)





【解说】在讲述完与解放济南相关的事件以后,郭德福老人又讲述了支援淮海战役的事件。

【同期声】老兵郭德福:“在济南,我们去支援淮海战役,我们参加淮海战役了,在那打一个来月,以后我们部队回来了。我们去了十台汽车,十台,专门送炮弹,往上送,送那大炮弹,淮海战役打了一个来月。没接上火,我们在后面送炮弹,黑天走,白天走不了,白天那飞机呜呜地看着你,白天公路根本走不了,都是晚上。晚上走往上送,国民党飞机看的“瞪瞪”的白天。都是晚上开车不开灯,在公路走都不能开灯往上送,我们虽然没接上火也差不多到打仗那地方了,不过就没枪对枪。我们白天都在树林子,一般都在树林子里头住,睡觉、吃饭都在树林子里头。打一个来月,打胜了我们又回济南了,我们回警备司令部了。其余部队都过江了,部队都过江了,我们没去,我们说跟着走吧,指导员说不去,说你跟着去干啥,你是警备司令部的,你跟部队走,又回到济南了。”

【解说】当问及汽车队开的汽车哪来的,郭德福说了以下的话。

【同期声】老兵郭德福:“(当时的汽车是什么车啊)汽车有丰田车,就日本的丰田车,再有美国的打道机,叫打道机,那打道机也是得国民党的,美国鬼子不支援国民党吗,他的车大。一般都是丰田车,丰田车是日本鬼子的,日本鬼子投降以后,车没开走,都扔下了。”



图片





【解说】所在部队因何种原因改变番号叫农建二师,最后哪年转业来到虎林的,在虎林又做些什么?郭德福老人做了总结性的回忆。

【同期声】老兵郭德福:“到密山,全师到这的,1955年转业的,没有转业证,我们集体转业的,集体转来这,都在农场,连师长在干部都转来了,都在农场,各个农场都有,农建二师,以后改了,改成农建二师。改农建二师就准备转业了吗。我转业是排长了。哎呀,我们刚一到那个时候是在密山,就856那个地方,过去不是856 ,那地方弄一个作业区,我们来就烧荒,我们就烧荒。烧荒就搭帐篷,拿工具去荒草甸烧荒。搭帐篷支起来,底下铺上草,盖上被在里面住。黑天刮风,呜呜的大风,一下把帐篷刮倒了,刮倒了怎么整啊,起来这荒也烧不了了,人又回来了。哎呀那罪遭的,棉帽子捂着,皮大衣穿着,那么大风能挡住吗,可遭罪了我们。再不就856弄“穆棱一干”,冬天干啥啊,排水,都在那挖大排水壕。(徐林诚:“穆棱一干”在什么地方呢,就在凉水泉大队西边和咱们856农场的17连的交界的地方,有一条南北的穆棱河支干叫“穆棱一干”。)那壕大,排水的,冬天在那干啊,就铿铿在那刨啊拿镐头,都冻蒙了人。(您在八连,后来在八连当副连长是不是?)我一开始是队长,调到八连就当队长了。(徐林诚:“1961年您从856农场调到850农场向阳队,当时叫实验农场,当时咱们叫实验农场,是王震将军的实验农场五分厂向阳队,任队长1961年。”)1962年从856调到这,调到实验农场了,那时实验农场调到生产队当队长。1962年调回来的,1964年搞社教,搞完社教就成立了排水大队了吗。两个连,我们二连,指导员,我是指导员。搞完社教回来,在车站大豆出口,我就管那事。他们都去到时候去卸车,都是场部原来干部去卸车,都被革职了。后来改了,改38团了,(徐林诚:“1968年建立的沈阳军区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四师38团。”)那团长姓冯,叫冯忠诚。支边青年来了,哪年我不记得了(1968年,1968年的秋天支边青年来的。),支边青年来了,我还去接支边青年,那时候又回到向阳队了,管畜牧,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就去干了,干到离休是副连长。”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解说】郭德福老人在谈及退休后待遇问题时,很知足,我们也由衷地为他感到欣慰。

【同期声】老兵郭德福:“1982年离休,我离休早,离休那时候是18级(行政干部级别),政府给我的17级(副县长级别)待遇,职务不是,待遇是,待遇就是提工资干什么都是按照副处级提。现在工资是9500元钱,我一月份多给发一个月工资,现在老年补助还一个月200元呢。”

【解说】每一次采访老兵都有不同的感触,这次对郭德福的采访,我们了解了解放战争时期一个普通的士兵的军旅生活,同时也从他的回忆里看到了战争的残酷性。郭德福在部队那些年只能算得上是小人物,但是他有着见证一个时代的大经历,他并不平凡。郭德福的晚年生活可算得上是大人物了,据徐林诚说,老人家在百岁那年农场举行的老干部新年娱乐大赛中,打麻将比赛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第一名。我们在老人快乐的眼神里体味他人生的快乐,我们也会为他在飘扬的五星红旗上留下的那抹鲜红色彩感到骄傲。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为您的创意找到最好的声音

平台累计配音,超40,050,000 分钟

  • 品质保证
    15年专注网络配音行业 500+国内外专业配音员
  • 多种配音
    中文多场景配音 提供小语种配音
  • 公司化运作
    提供正规发票 签订服务合同
  • 双重备案
    工信部公安双重备案 取得文化经营许可证
  • 7*14全天候服务
    公司实现轮流值班 9:00-21:00都有客服
更多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号:18996381623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欢迎致电:
400-6888-495
在线咨询 QQ咨询QQ:909111922 声优入驻

TOP